中国法院网南宁良庆频道 今天是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

 

法治故事│养女继子为争房屋继承权对簿公堂

作者:方艳红  发布时间:2018-01-05 17:51:11


    刘伯无亲生子女,与前妻收养女儿刘英,前妻去世后,再婚妻子带来儿子刘远,为刘伯继子。刘伯于2016年去世,遗留的房产为其与前妻即刘英养母婚姻存续期间所获得。刘伯立下遗嘱,将其名下所有遗产归继子刘远继承。

    刘伯去世后,养女刘英将刘远及继母陈娟诉至法院,主张继承养母的房屋及土地的使用权,且认为养父对房屋没有所有权。法院审理后判决该房屋由原告刘英继承1/4,由被告刘远继承3/4,该房屋价值60万元,由被告补偿给原告15万元,该房屋归被告刘远,驳回原告刘英的其他诉讼请求。

    法院审理查明:刘伯与前妻谢云于1989年登记结婚,婚后刘伯上门与谢云共同居住生活在南宁市良庆区大沙田某村130号房,两人于1988年10月收养原告刘英,当时刘英出生三天。1990年8月,谢云向村集体申请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权,于1992年8月取得《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》,使用权人是谢云,使用土地面积为137.7平方米。谢云与刘伯于同年建造房屋,占地面积80.32平方米,于1995年取得房产证,所有权人是谢云,共有人是刘伯。谢云于1997年因病去世,生前未立遗嘱,其法定继承人是刘伯和养女刘英。

    刘伯于2000年与陈娟登记结婚,陈娟将儿子刘远带来一起生活,一起居住在刘伯原有房屋。2009年,由刘远、陈娟出资,在房屋后面剩余的宅基地上建设三层房屋,该房屋未经有关部门审批,无房屋产权证。2016年1月30日,刘伯在两位见证人的见证下,并有录像,立下书面遗嘱,将130号房产个人享有的全部份额及后进三层房屋全部由继子刘远继承。刘伯于2016年12月去世。

    法院审理后认为:谢云去世时遗留的房屋是其与刘伯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建造的,是夫妻两人共有财产。在分割谢云的遗产时,首先将房屋的一半即2/4分给刘伯,剩余的2/4由谢云的法定继承人刘伯和刘英各继承1/4,则该房屋的3/4归刘伯。属于刘伯的份额,其已于2016年1月立下书面遗嘱,所有的房产及存款均由继子刘远继承,刘伯立遗嘱时神志清醒,是其真实意思表示,且有两名见证人在场见证,并有录像佐证立遗嘱的整个过程,该遗嘱合法有效。因此,该房屋的3/4份额归刘远继承。

    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》亦规定,农村房屋的宅基地属于农村集体所有,房屋所有人取得的是宅基地的使用权,因此,农村房屋的宅基地的使有权不能继承。由于房屋和土地的不可分割性,在发生继承的情况下不可能将房屋和土地分割开,根据“地随房走”的原则,原告主张该房屋及《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》的所有土地均由其继承无事实和法律依据。

    关于该房屋的价值,原、被告均确定60万元,法院予以认可。至于《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》剩余的约50平方米宅基地属于谢云未用完的农村集体建设用地,不属于谢云的遗产,且该宅基地已于2009年由刘远和陈娟出资建起房屋,刘伯已立下书面遗嘱由刘远继承该房屋,因该房屋未取得所有权证,该房屋的使用权归刘远。

    依照相关法律规定,法院遂作出上述判决。

    法官后语:

    根据录音信息:刘伯之所以立遗嘱将属于自己份额的财产都归继子继承,原因是刘伯在原告出生三天即收养原告,原告长大后未赡养刘伯。而被告刘远一直跟随刘伯生活,照顾刘伯的生活起居,在刘伯多次生病住院时更是照顾有加,还为刘伯支付住院的治疗费用,而原告作为养女从未探望生病的养父。权利义务对等,没有付出就没有回报,刘伯将全部财产交由对其履行赡养义务的继子继承理所当然,亦符合法律规定。

第1页  共1页
 

 

关闭窗口